创业投资来上海
分享 | 作为企业家的“黑暗”一面
发布时间:2019-01-02    报送来源:硅发布

【导语】创业精神,可能是一种可怖、不稳定、濒临燃烧边缘的,有毒物质的混合物。它威胁着企业家的健康、人际关系和生活。2018年,有非常多企业家离开了人世,是时候重视企业家的心理健康问题了。以下文章,来自Aaron Orendorff,Aaron是美国多家网站的著名撰稿人。以下是硅发布的翻译简写。

企业家的工作方式决定,他们不是以周或月来衡量时间,而是从一个截止日期到另一个截止日期;从一个节点到另一个节点;从一个失败到另一个失败。

还记得你第一次销售时的兴奋吗?你第一次在媒体上露面时的兴奋?你销售记录是什么时候突破了六位数、七位数还是八位数的?

我们渴望这些时刻,并以超人般的热情为之奋斗。但不幸的是,很少有人会说这种快感让人上瘾,实际上,它们通常转瞬即逝,并且就像Susan Blauner的书名所言——“我的大脑想杀死我”,作为一个企业家,你实际上无时无刻不是在想事情。 

创业与心理健康

Gallup well - being Index显示:45%的企业家感到压力,而“其他员工”的这一比例为42%。企业家们也表示,更可能“担心很多”——34%对30%。

首先,这些偏差听起来很小。然而,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心理健康差异,直接或间接影响了样本中72%的企业家,包括那些有个人精神病史和家庭心理健康史在内的无症状企业家(23%)”。

此外,与所有参与者和非企业家受试者对比,企业家更可能……

抑郁症:30%相比15%和16.6% (APA)

ADHD: 29%,5%和4.4% (NIMH)

成瘾:12%,分别为4%和8.4% (SAMHSA)

双相情感障碍诊断:11%,1%和4.4% (NIMH)

虽然上述研究还有待检验,但学术文献对两者之间的联系——如非因果关系——有很多信息。

在流行文化中,最近著名女装品牌Kate Spade的创始人Kate Space和Anthony Bourdain自杀的消息,让更广泛的统计数据,显示出了企业家的面貌,最引人注目的是:自1999年以来,美国自杀率上升30%。可悲的是,即使在超级成功的人士中,Spade和Bourdain也远不是个例:

2011年,Diaspora首席执行官Ilya Zhitomirskiy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2013年,Reddit的Aaron Schwartz、Ecomom创始人Jody Sherman和谢尔曼的同事Ovik Banerjee也是如此;

2015年,Cambrian Genomics首席执行官Austen Heinz和Appton首席执行官Faigy Mayer也去世了;

总的来说,这种数据和名称的抽样,它不是病态的,也不是要临床证明创业、成功和精神疾病之间的因果关系。

相反,它关键是要让人们明白……

企业家的昂首阔步,往往是一种薄薄的假象。与可能的化学物质问题并存的,是环境因素:你越成功,人们就越依赖你,如果你失败,就会面临更多风险。如果你觉得自己活在刀刃上,你并不孤单。 

慢性压力的毒性

暂时的压力是正常的,也可以是健康的。但正如俗话所说,一切都是适度的。另一方面,慢性压力,是生理效应变得更危险的地方:

头痛

高血压

心脏问题

抑制免疫反应

和更多的……长期承受慢性压力会导致记忆丧失、焦虑、易怒、抑郁、滥用药物、社交退缩、体重增加、失眠、自杀念头,甚至更糟。

我们都听过这样的故事,或亲身经历过这样的事情,给我们与配偶、孩子、同事和家人的关系带来毁灭性打击。

这个时候,我们体内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呢?

在慢性压力下,你的内分泌系统,负责调节你的“战斗或逃跑”反应,它并没有回到健康状态。相反,它覆盖了大脑认为不重要的一切,如睡眠、消化和生殖系统,同时,增强了在高度警觉时有用的系统——也就是你的肌肉和心血管系统。

Michelle Nickolaisen在这篇文章的原稿中写道:“当我感到压力大时,我就会咬紧牙关,即便是在睡觉时。”在2015年一个特别紧张的月份里,我一觉醒来,脖子无法不剧烈疼痛地向两边转动。几个星期的紧张局势造成损失。幸运的是,经过几天的深层组织按摩,我的脖子又能像人一样活动了。

当然,如上所述,影响可能更糟。

幸运的是,越来越多企业家畅所欲言,分享他们的经验。

“孤独、黑暗、绝望……这些话,并没有捕捉到失败后随之而来的深刻的自我怀疑。“孤独。黑暗。绝望。”

这些话描述了抑郁的环境。自我怀疑?这会把你震撼到核心,让你的身份开始断裂,让你质疑自己是否应该继续存在下去。

ben·Huh,“当死亡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你不等于“你的工作”:激情的问题

这些话值得重复:工作不是你的全部。

今年早些时候,《哈佛商业评论》重点研究了创业精神、职业倦怠和两种激情之间的关系。

第一种是“和谐的激情”,这就导致了高度的集中力、注意力和吸收力。

这些企业家说,他们经常觉得自己完全被工作吸引了,但也会让自己从中解脱,拥有更大灵活性。总的来说,他们能在工作和生活中的其他活动间取得平衡,而不会在不工作情况下经历冲突、内疚或负面影响。

相比,尽管第二种激情——被定义为“强迫症的激情”——确实能让你找到非常适合的工作,但这类企业家,在工作中也往往难以集中注意力,因为“忽视了一些角色和责任(比如家庭和保持健康)”。

最能说明问题的是,执着的企业家们报告说,他们“没有工作就无法生活……对工作有情感上的依赖,难以想象没工作就无法生活,他们的情绪,取决于能否工作。”

毫不奇怪,“痴迷激情”型企业家比“和谐激情”型企业家更容易倦怠。我们都需要事业之外的出口和爱好,才能成为健康的人。

一项研究表明:有一个创造性的爱好,比如弹钢琴或者陶艺,会导致皮质醇水平(与压力相关的荷尔蒙)在活动结束后明显下降。研究还发现,花时间在大自然中散步,有助于人们变得更快乐、更专注、“活在当下”。

值得注意的是:依赖生活的任何一个方面来实现你全部的个人成就,都是不健康和不现实的。Kavin Eschleman是旧金山州立大学的心理学助理教授,他说:“我们发现总体而言,从事创造性的活动越多,在工作中,你将会做得越好。” 

记得留出时间照顾自己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你工作得太多,以至忘记了正确饮食或按时睡觉,所以,你起床晚了。这又让你落后,所以,你又工作到很晚,醒来时发现自己更缺钱。

很快,你就筋疲力尽,想逃避工作。一般来说,养成自我照顾的习惯不仅是好主意,还能大大减轻压力及其副作用。

“我腾出时间和空间来照顾自己的心理健康,”Brad Feld在谈到作为一名企业家如何应对抑郁症时说。“我不再把闹钟定在早上5点,而是让自己一直睡到自然醒。”

我花时间在安息日,不再查电邮、在线跟踪新闻或登录Foursquare。我的旅行变得更少。我阅读和跑步更多。

你可能会发现,花一个小时在健身房,每天花20分钟冥想,甚至在一个合理的时间上床睡觉,都是不合理的。这种恐慌本身,就是问题的征兆。这就是为什么选择下面的一两个自我保健习惯,并做出渐进式的改变是如此重要…… 

(1)睡眠:

对多数成年人来说,建议每晚睡7-9小时。睡眠通常是繁忙时期的首要任务之一,但将每晚睡眠时间减少到4-6小时,会对你的认知功能产生重大影响。

推荐资源:《睡眠革命:改变你的生活》,Arianna Huffington著 

(2)冥想:

冥想不一定是水晶和香精组成的新体验,可以像在早上启动一个应用程序5-10分钟那么简单。Shopify的首席执行官Tobi Lutke非常喜欢Headspace这个App。

推荐资源:Daniel Goleman和Richard J. Davidson的《改变的特质:科学揭示冥想如何改变你思想、大脑和身体》 

(3)锻炼:

锻炼是另一种解压的方法。你可以像七分钟的锻炼一样,快速做一些事,或找到一种既健康又有趣的健身活动。在应用程序的前端,有从沙发到5k的高强度间歇运动,还有Sworkit和Seven这样的健身教练,还有瑜伽应用程序。

推荐资源:Tim Ferriss的《4小时的身体:快速减肥、难以置信的性爱和成为超人的非凡指南》

(5)人体工程学:

这不一定是种习惯,但既然我们谈的是健康和企业家,就值得注意:确保你的工作空间设置得当。

推荐资源:Whitson Gordon的《如何从人体工程学角度优化你的工作空间》 

记住,你不孤单

无论你多么热爱你的工作,都不值得你为之牺牲自己。

如果你正经历严重的焦虑或抑郁症状,请咨询医生或治疗师。最明显的症状,是睡眠或饮食模式的改变,以及无精打采、恐慌、偏执或恐惧的感觉。

但对于焦虑和抑郁来说,还有更多障碍,而且,这些障碍有时以奇怪的方式表现。

“在我最严重的抑郁时期,”Nickolaisen写道,“我的记忆很糟。一个月过去了,我意识到,除一两次经历外,我对那整整一个月都没有记忆——其他一切都在我脑海里形成一种灰蒙蒙的感觉(直到今天,这种感觉依然存在)。

用研究抑郁和心理健康的Andrew Solomon的话说:“我采访的第一批人中,有一位将抑郁,描述为一种更缓慢的死亡方式。这对我来说是件好事,因为它提醒我,缓慢的死亡方式,会导致真正的死亡,这是一件严肃的事。”

抑郁症是世界上最主要的残疾,每天都有人死于它。

就我个人而言,临床抑郁症不是我曾面对的问题。但抑郁和自杀念头,已经成为我生活中许多亲密关系的标志。积极主动地寻求教育,理解警告信号,不加判断地倾听,以及愿进行艰难的转变,这些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相反,滥用药物和《哈佛商业评论》所称的“强迫性激情”,我亲身经历过。

尽管,我不假装自己是这两方面的专家,但我的生活——无论是个人还是职业——都得到了极大的帮助,因为我对黑暗事物做到了毫不留情的诚实,划定了世俗界限(如每天和每周的安息日),最重要的是,得到了康复社区的支持和爱。

此外, Mark Manson、Timothy Keller和Amy Anderson(《成功》杂志的前主编)的作品不止一次让我恢复了理智。

一般来说,谈论心理健康是一种耻辱,更不用说,谈论你在创业圈中的挣扎。但是,如果你正在和抑郁症打交道,你需要和别人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