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实践
查立:自诩“90后”的天使投资人
发布时间:2016-03-04   

 

 

如今的查立是著名的天使投资人,也是起点创业营的创始合伙人,他的手里还掌握着2亿元的起点创业投资基金。但是查立说,他从来没有把自己看成是一个投资人,而只是一个创业群体中的老大哥。“我觉得创业实在是太好玩了,那么多的故事,不同的投资人遇到不同的创业者又能碰撞出不同的火花。”但更多的是,查立能理解创始人的痛苦与快乐,也知道钱在其中起到的作用其实并不大,“重要的是要帮助他们走上成功,我个人就是这样一路走来的。”

查立自己有着丰富的创业经历,但恰恰是最早的2次创业,在他看来却是给后来者指路最好的素材。第一次创业,他拉来两个美国人一起帮助世界500强开拓市场,因为没有多少启动资金,就在3个人家里的客厅轮流办公,6个月后,他们搞定了一个大客户,才开始招员工租办公室,2年后,他们的公司被成功收购,一下子赚了个钵满盆满。第一次创业就这样成功了。“我第一次体会到创业原来是件很容易的事情。”

因为成功来得太轻易,还没有过瘾的查立马上开始了第二次创业,这一次,他决定大展手脚,做一件改变世界的事情。“我开始拼命砸钱,去租全纽约最好的办公室,大肆招兵买马,梦想着做一个全球最大的商业数据库的大数据公司”,但是这一次,他却摔了个头破血流。

“第一次创业我一分钱不花就成功了,第二次创业有计划有场面,但是不仅没赚到一分钱,还把我之前赚到的钱全都赔了进去。”查立说,就像天堂和地狱,他用4年的时间都走了一趟。当最后那天,办公室里所有的设备已经被拍卖,近百名员工被遣散,查立一个人站在位于第五大道的办公室前,面对着斜对面的帝国大厦,看着天一点一点暗了下来,风吹过时,废纸散落了一地,此时,失败感、耻辱感,各种感觉一股脑儿涌上了心头。“这一次的失败,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

这一年,查立40岁不到。但是他明白了,成功不能复制,创业不是实现自己的梦想,想得再好,没有市场没有客户也没有用。另外聆听很重要。“这2年里,其实很多事情别人都提醒过我,但我都没有听进去,直到把钱全部烧完。”

1999年,查立选择了上海开始做孵化器idea factory2012年,他创立了“起点创业投资基金”和“起点创业营”,前者是个人民币的机构天使,后者是一家创新型的创业孵化器,在莘庄镇政府的支持下,落户在莘松路上的智慧园。查立说,现在的中国还缺少有经验的愿意投早期项目的投资人,而他的投资基金,主要做种子和A轮的领投投资人,不做跟投,他希望帮助更多早期的创业团队,也希望有一天能等到中国的扎克伯格。

可能因为自身特殊的经历,做“天使”后,查立特别青睐年轻的创业者。他是少数派支持大学生创业,甚至鼓励大学生休学也要去创业的“天使”。在他的起点创业营,每一年都会有23期的“创业预备役”活动,每次从100多个项目中挑1020个进来孵化,而其中总有那么几个是大学生的创业项目。“大学生的创业项目我都会优先看,给他们更多一点照顾。”查立觉得,创业是最能改变一个人的,而改变就应该从大学生开始。“创业者走的都是一条不常规的道路,就像打游戏通关,会碰到各种问题,要过关,就得独立解决这些问题,这个过程是非常锻炼人的。”

如今势头正劲的“饿了么”就是第一批进入“创业预备役”孵化的大学生团队。当时,查立就发现,这个团队不一样。第一次和这个团队聊天,对方告诉查立,自己一天的业务量是两、三千单。当时查立觉得一点不稀奇,因为能做到这个订单量的,在全中国至少四、五千家,而且大多数都是大学生做的。“可是我再问他们,年底预计每天多少单时,他们脱口而出:10万单!”虽然这个回答让查立觉得这帮年轻人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但是恰恰是他们打破了经验的枷锁,“一年增长30%对创业者是枷锁,如果按照经验,一天10万单是根本不可能的,但如果说做到30%足够好,就没有今天的饿了么。”

慢慢地查立发现,“饿了么”简直就是自己第一次创业的“翻版”。“这个团队非常会省钱,一开始他们只借两个工位,然后去蹭免费空间。后来团队发展到了二三十人,他们才换了一个最小最便宜的房间。”在查立眼里,省钱也反映了创始人的情怀,显然,这个创始人有创业天赋。果然,“饿了么”在当年年底就完成了日接10万单的业务量,第二年日接单数达到50万单,让查立彻底对他们刮目相看。

作为中国最活跃的天使投资人之一,查立每天都要见很多创业者,不少稀奇古怪的项目,看多了也会晕。可是查立始终觉得,在看不到公司盈利前景的时候,投人更投新技术。查立提到了一家叫泽方能源的公司。这家公司是利用生物材料,帮助油田增产的环保项目,创始人段浩找上门来的时候,公司拿不出数据,也没有产业应用过,产品的核心技术查立更是听得云里雾里。但是查立从这个来自延安,花了8年时间研发技术的男人身上,看到了一种叫坚持的东西。他判断,这种技术一定很超前。

第一次和团队碰面,查立就花了半小时听段浩讲技术,可是还没有听明白多少,查立就因为有事被人叫走了。没想到,对方以为查立不感兴趣,连夜发来了一条很长的短信,这下查立火了,“谁说我没有兴趣了?我只是有事情先走了。”查立马上把段浩叫了过来,告诉他,“只要别人没说No,自己绝对不能先放弃。”在没有商业模式,也找不到市场证明的情况下,查立还是投了钱进去。投了钱还要帮忙,查立给段浩指了一条路,“你们去美国试试看!”两周后,段浩就签了合约回来,去年年底已经签了50口油井合约。今年,段浩又带着他的新技术去了中东,第一次去阿曼,合作意向书就又来了,这一次数字变成了2000口井。

“那些新奇的,创新的,甚至是我不懂的项目都是我愿意去投的。”查立说,做天使投资与个人爱好有关,自己就特别偏爱投轻资产,几乎没有投过重的项目,也几乎没有投过相对传统的行业。查立还很反感那些只谈梦想没有行动的伪创业者。他觉得,“真正的创业者是不讲梦想的。”在他看来,行动比想法珍贵一万倍,做决定比不做决定珍贵一万倍,做错误的决定也比不做决定珍贵一万倍,对创业公司来说,要碎步的试错,不要大步试错。一旦有成功的迹象,就要大步的迭代。不过查立坦言,很多东西还是得先掏钱成为公司的股东之后才有机会再过程中真正弄个明白,“比如,商业模式,就不是一下子能完善的,这需要时间来打磨。”虽然做的是投资人的角色,但查立始终认为,创业是不需要导师的,每个创业者的idea一定是自己想出来的,天使只能从旁指点,帮他们少走弯路,不犯致命的错误。

声明: 以上新闻、图片均来源于网络,如果存在知识产权相关异议,请联系58336273,本网站会第一时间删除。